陈词

一千八百昼

一千八百昼

怕黑跪在我身边,告诉我,“你总算把一切搞砸了。”他伸出手摸了摸我的头,“你现在只有我。”
我惶惶地向怕黑伸出手,惊奇的发现这个拥抱是暖的。

评论

热度(1)